广告位-100%*70 唯一官网:

0

图为杨占祥的菜鸟驿站正在进行每天的常规消毒。

1

(受访者供图)图为娄子阳领到了驿站的营业执照。 受访者供图

泛微网络疫情期间你主要的运动是什么?有人戏称,大概可能就是去小区门口取快递、拿外卖了。不难看出,电商网购在疫情期间扮演了重要角色,物流配送也成了必不可少的日常服务。在特殊时期,如何让物流配送更安全、更便民?上万个菜鸟驿站的高效运转,为物流最后一公里的末端服务提供了解决方案。

除了服务社区,菜鸟驿站也正在成为稳就业的开放平台。不仅让很多人创业成为驿站站长,更创造出不少与驿站相关的就业岗位。那么,驿站站长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职业?驿站服务中究竟藏着多少商机?这个行业解决就业的潜力有多大?请看经济日报记者带来的调查。

泛微网络疫情期间,网购火爆,收发快递也成了日常配资公司 的一部分。遍布全国的菜鸟驿站在此期间扮演了重要角色,为网购用户提供包裹代收代寄服务,解决了快递员不能进小区、消费者收发快递难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泛微网络与此同时,菜鸟驿站还打开了创业通道,成为稳就业的开放平台。菜鸟网络发布数据显示,3月份,超过40万人关注并加入菜鸟驿站,目前,已有7000个家庭完成入驻。他们成为菜鸟驿站站长既实现了“家门口就业”,又为社区提供了便利的配资公司 服务。

普通人也能开驿站

泛微网络3月初,大学生孙延婷租房开起了菜鸟驿站,每天早上8点半都会准时来到这个位于南京市溧水区凤麟府小区的菜鸟驿站打扫盘点,等着来送件的快递员与取件的消费者。“收一件4角,寄一件4元。”孙延婷看着后台跳跃的数字,每一次变动,就代表店里又进账一笔。“每天300多票派件,近20票寄件,一个月收入大概6000元左右。”今年7月毕业之后,菜鸟驿站就将是她“事业的起点”。

泛微网络来自杭州桐庐的金东在上海开了一个24小时的菜鸟驿站。疫情期间,他购买了方便“秒取快递”的高拍仪、小票机等设备,为小区1673户居民提供无接触取件服务,每月能赚三四万元。驿站去年12月开业,现在已经回本。

泛微网络在济南,曾经的打工仔娄子阳,因为疫情无法进村入户销售饲料,就在家附近的小区租了房子开办菜鸟驿站。“一天收入三四百元,跟过去打工的收入差不多,不用单花钱租房、吃饭,还能守着家人。”娄子阳很满意这样的工作。

这些创业者虽然地域不同、收入不同,但都在菜鸟驿站成功开启了新事业。

便民服务打开市场

因为疫情,快递员不能进小区,很多小区门口都出现了“摆地摊”的情况。快递柜虽然能解决部分问题,但受数量与体积制约,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快递员把包裹堆在小区门口,既容易挡路,也容易造成取件人员聚集,还会造成丢件、破损的情况发生。而且,快递员的等待时间有限,如果错过取件时间,当天可能就取不到快递了。所以,疫情发生后,很多消费者都希望尽快普及快递驿站,妥善寄存不方便接收的快递。

泛微网络孙延婷的驿站差不多就是被小区居民和快递员“催”出来的。她所在的小区以前没有驿站,加上是拆迁安置小区老人居多,不会使用快递柜扫码取件,大家早就羡慕隔壁小区的菜鸟驿站了。疫情暴发后,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快递员进不来了,大家还得去小区门口取件,更加不方便。驿站成立之后,社区老人与居民们的包裹取寄问题才得以解决。

泛微网络金东所在的小区,驿站更是“刚需”。“这个小区一直实行封闭管理,从1楼到3楼的空中花园需要预约电梯上楼。小区18栋楼、1600多户,快递员每派送一栋楼,都要预约电梯,而且不能骑电瓶车,只能步行送货,之前甚至没有人愿意给这个小区派送。”因而,金东的驿站开业后,快递公司甚至愿意给出每单超过1元的派件费。

泛微网络疫情发生后,金东采购了两台快递高拍仪和配套系统。包裹入库、上架时,消费者手机都会收到股票配资 ,告知包裹已到达驿站,被放置在哪个货架哪个位置。根据股票配资 ,消费者能轻松找到包裹,出驿站时,只要在高拍仪下放上快递和身份码,就像快递ETC一样,系统就能立即自动识别该包裹已被正确取走,全程无他人介入、无接触。

投入合理收益可观

接受采访时,孙延婷的手机号已经被认证上了“快递送餐”标签。孙延婷告诉记者,她在凤麟府小区用月租1500元租下一间90多平方米的房间,再加上购买货架、扫描巴枪、监控设备等,投入了1万元左右,办起了菜鸟驿站。驿站刚起步就能有6000元月收入,减去房租等,每月还能剩不少,孙延婷觉得用不了多久就能收回成本。

广告位-100%*70 唯一官网: